当前位置: 首页 >> 制冷设备

工业化程度提高有望推动经济发展引擎内移

2019-08-14 0人读过

  社科院专家黄群慧28日表示,现阶段中国整体上处于工业化中期的后半阶段,这意味着中国的国情产生了重大变化,已从一个农业经济大国,转变为工业经济大国,但我们还不是工业强国。下一步的经济发展任务是如何从一个工业大国转变为工业强国。

  相关研究指出,现阶段我国各省市所处的工业化阶段差异度较大。上海、北京已处于后工业化阶段,天津、广东已处于工业化后期后半阶段,浙江、江苏、山东已处于工业化后期前半阶段,辽宁、福建处于工业化中期后半阶段,山西、内蒙古等10省份处于工业化中期前半阶段,河南、湖南等10省份处于工业化初期后半阶段,贵州处于工业化早期前半阶段,西藏尚处于前工业化阶段。

  另外,结合近期发布的《省域经济蓝皮书:中国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发展报告()》,也可以发现,处于工业化后期阶段的上海、北京,其综合竞争力在全国的排位亦为第一第二。

  综合来看可以认为,虽然当前中西部地区在工业化进程及经济发展综合实力方面稍显落后,但其增长速度却非常迅速,尤其是西部的成渝地区及中部地区,无论是经济增长还是消费增长,各项指标都表现突出。这一点,在各省市公布的2009年经济发展指标上也有所体现:2009年全国GDP平均增速为8.7%,但各省市实现的GDP增速中值为11.6%,低于全国平均增速的地区唯一山西、新疆、上海。这充分显示出,在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中,中西部地区在大量基础设施及区域经济振兴规划的带动下增长强劲,而沿海地区则更多遭到外需萎缩的冲击。

  虽然近年来中西部地区发展迅速,但如果从宏观层面分析,区域发展失衡的状态仍非常突出,中西部地区在工业化方面明显不足。如果使用省级行政区人均GDP及GDP构成中工业占比两项指标来衡量,2008年有14个省区处于工业化不足状态(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工业化不足在主要工业品产量上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工业化程度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又加剧了区域经济发展失衡,同时也为经济和社会带来了众多负面影响。

  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讲,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必定要求建立在工业化的基础之上。可以认为,未来通过中西部省份工业化程度的不断提高,及区域经济振兴规划的影响下,中国经济的引擎也将加速“向内”转移。

  当然,当前政策支持对拉动地区经济的作用已较为明显。例如,2009年进步明显的成渝地区和西南省分分别受益“成渝经济区”和中国-东盟自贸区的政策支持;排名靠前的中部地区则受益中部崛起,另外还有武汉“1+8”两型试验区和长株潭两型试验区;排名第2的天津自2008年上升至全国增速第2的位置,而正是在当年 月19日,国务院正式批复了《滨海新区综合配套改革实验方案》。

  但是,毫无疑问,政策支持效果的发挥还需要相对完善的工业体系和基础设施来支持。毕竟在相同的政策支持下,云南、贵州的经济增长明显落后于广西,这与云南、贵州在工业化程度上的相对落后密不可分,亦受制于当地基础设施、人材储备的相对薄弱。换句话说,只有经济发展具备一定的基础才能使国家的政策支持发挥立竿见影的作用,而在此之前,政策只能发挥培养经济潜力的作用。

  即便不斟酌工业化进程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中西部地区未来依然可以获得明显的增长机会。原因很简单,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得资源价值得到重估的机会,资源大省的增长空间自然被打开了。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过分依赖资源开发也容易造成地方经济发展的不平衡,这反而制约了当地经济发展的持续性,因此,能否在资源开发的同时完成其它经济引擎的培养将考验地方政府的能力。

  在2010年,“调结构”无疑是最为重要的目标。但上海、广东的经济发展事实也说明,短时间的经济增长与长时间的经济转型之间总存在一部分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增长下滑是经济转型必须付出的代价。因此,为了给东部地区的转型提供更大的空间,一定需要其他地区的增长来进行中和——未来东部沿海地区将主要承担“调结构”的重担,而中西部主要承担“保增长”的任务。

  可以认为,区域振兴将成为今年政策的主线之一,对投资者来说,更需提升重视程度。若要对各区域发展情况作粗略预测,可以认为,经过多年政策支持的发酵,和工业体系和基础设施的积累沉淀,成渝和中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已显现出发力特点,开始步入加速赶超东部沿海地区的新阶段,这也正是表现为中国经济引擎的加速“向内”转移。

  (来源:一大把)

胃胀消化不良有气
怎么样加盟微店
小孩中暑怎么办